上影节论坛共话“大数据”:还是需要清醒的认识

2015-06-15 09:18:04   来源:东方网  

  6月14日下午,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电影论坛,“大数据助推大电影:带你玩耍带你飞”在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举行,各位互联网公司大佬齐聚一堂,共话电影与大数据的前世今生。出席本次论坛的有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国内事业群总裁樊治铭先生、新浪微博首席执行官王高飞、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先生、创建优酷土豆集团全资子公司、合一影业兼任CEO的朱辉龙、著名演员、导演徐峥以及UTA经纪公司老总MaxMichael。

  大数据,通过百度它的概念是指无法在可承受的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这是一个新事物,业内都还在摸索如何更好地去运用,所以徐峥一上台便称“我是来学习的”。

  论坛一开始,各位嘉宾分别阐述了自己对于大数据的理解以及应用。徐峥谈到了影片《泰囧》,“谁也预测不到《泰囧》的票房是多少,我想当年的时候《泰囧》这个电影出来的时候产生这样一个票房,《泰囧》其实就是一个大数据。大家知道原来这个盘子可以这么大,可以有这么多人可以看这个电影。”徐峥说道,“我想这个大数据的作用,我觉得应该是一个非常全面的、非常系统的作用,可能从前面的选择题材,你选择什么样的类型,你要拍一部什么样的电影,那个时候也许大数据就可以介入了。你对一个电影整个题材的规划,制片人的角度,等于你剧本还没有做之前,就应该知道你的电影是一个什么样的量级,大概多少的投资,把你的剧本做成怎样的电影。也许等到你有了剧本以后,你可以根据这个剧本来设置一个专门的评估系统,这个里面可以给一些人看,他们也会总结出一个专业性的数据,里面有没有笑点、泪点,有没有被感动的地方,有趣吗?我到底喜不喜欢这个主人公,也可以产生数据。这就决定了,制片人的角度决定了我要不要改这个剧本,我找谁来演,能够带来一个什么样的预测。”“一部电影拍摄之前,作为制片人或者投资方,可以通过数据对整部电影最终所能产生的结果有一个预期值,然后是电影的拍摄和艺术的创作。”

  合一影业的朱辉龙以电影营销来举例,他表示“数据是理性的,但决策是感性的,大数据助推电影,大数据不是万能的,只是助力,多了一个决策工具而已。”他举例韩寒的影片《后会无期》,并将它与郭敬明的《小时代》通过大数据做了对比后,发现两部影片的粉丝截然不同,他还称,以往影片宣传都是在北京、上海,但是这一次《后会无期》在这两个城市只是简单做了推广,将大型宣传挪到了内地,比如沈阳、武汉等地,效果都很好。

  据MaxMichael介绍,他们目前拥有一个自主的社交媒体追踪软件,是和评级公司尼尔森一起做的,尼尔森负责地面评级,而UTA负责追踪社交媒体。“所有的社交媒体都是我们追踪的对象。我们会看互动、评论等等所有的我们都会看,我们会有一系列的方法和工具。比方说电影的营销,这是最重要的一块,除了30天的时间段,我们可以对一部电影跟踪一年的时间。从海报预告推出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制片厂可以看到社交媒体上面有多少人在关注,看看预告片怎么样,效应怎么样,或者说这个海报是不是有一个积极的反响,是不是喜欢这个演员,喜欢这个片子,从预告片也可以得到很多的信息,所以这个信息是很重要的。除了上映前30天的时间段当中,除了对票房做出一个预测之外,电影厂也可以改变自己调整自己的营销策略,根据社交媒体的反馈做出一个调整。我们现在对这个技术做了许可,有六大好莱坞电影厂都在用我们这个技术、这个软件,这就是一种新的技术的应用。”

  MaxMichael称这种技术还可以运用在演员或者制片人的身上。“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群体,但我们还是可以找出这个群体当中有一个演员是最受欢迎,为他这个角色、这个演员,这个电视剧才会这么受欢迎,这也是可以测试出来的。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在谈判的时候尽可能为这个演员争取比较好的价码,这是我们做技术的运用。我们现在也可以通过这些技术找出演员最佳的实力、最大的实力点在哪里,从而得到一个更好的筹码、价码。”

  论坛现场还特意为徐峥的新片《港囧》做了大数据分析。根据图示,《港囧》有望在今年的国庆档拔得头筹,最受80后、90后喜爱,在感兴趣的人群中以女性居多,另外在星座分析这一块,处女座和摩羯座可能不会去看。看到这徐程立马接茬:“宁浩、黄渤都是处女座,陶虹是摩羯座,他们都没时间去看。”

  据主持人周黎明介绍,在大数据这个概念出现以后,也是遭到一些人的质疑,美国那边有一些导演、编剧就觉得大数据正在绑架我们的决策,也有一些好电影是无法用大数据测出来的,如何保证在大数据流行之后,电影还是百花齐放,而不是一味的随大流呢?对此,徐峥认为,最终所有的出发点,还是要回到内容端上面,“回到内容端的时候,作为创作人员、从业人员,其实更多的还是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面对他的创作。就像刚才这边说的,决策还应该是感性的,本身自己要表达的东西,本身自己强烈的情感,包括从文化的意义角度来讲,是不是你要做这件事情,我觉得本身还是应该有一个人文的主张,就是说我一定要拍这样一部电影。”

  MaxMichael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我们美国人讲根据你的直觉、根据你的感觉走。其实一个艺术家、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本能的知道什么是好的,以及应该做什么样的作品出来,这是品位的问题。我读一个脚本的时候直觉的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如果是好的话,就应该做一个东西出来,如果不好,我们都不值得去看。我觉得一方面要有好的品位,还要有很好的直觉你就知道这个东西肯定会成功。当然还有一点是执行,你在拍电影的时候很多细节都会出问题。”

  论坛的最后,嘉宾与现场观众展开了积极讨论,其中有质疑的声音,也有赞同的声音。

  “做艺术也好、商业决策也好,最终还是要把这些数据消化了,变成你的东西,然后为你自己所用,尤其电影这个行业,有艺术性,也有商业性,商业性这部分比较容易用这些做测量、测算,但艺术性方面有时候比较难做测试、测算的,有时候真的需要有一种艺术的直觉,这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讲是非常宝贵的一种能力。我们中国电影在飞速发展当中,我们需要这些大数据,但用大数据的时候肯定要有自己清醒的认识。”最后主持人周黎明这样总结道。